×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马姐中学11班0 陈艺灵 刘慧 四川
时间:2019-11-17 点击量:911 推荐量:0 评论数:
				

一条河的秘密

  小河依旧缓缓地流着,映着昏黄的夕阳,静静地,流向未知的远方……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朦朦的云层,洒在了张二嫂宽厚的肩上,她像往常一样迈着沉稳的脚 步 ,挑着两支嘎吱作响的木桶,来到小河边打水。

  听着小河欢快的流水声,张二嫂也不由地哼起了心中熟悉的旋律。“哇呜,呜~”张二嫂止住了歌声,手中的水瓢也停止了工作,她四处张望着。突然“哇呜!哇!”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远处的草丛微微摇了一下。张二嫂慢慢放下手中的水瓢,缓缓地起了身,轻轻地踩着脚下松软的泥土,悄悄地来到草丛边,轻轻地用手拨开草丛。只见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孩儿躺在草丛里哇哇地哭着,可能是饿了,婴孩儿的哭声听起来软绵绵的。

“嘿!哪儿来的小娃娃!怎么在河边几躺着呢?唉一这该怎么办呢?”张二嫂皱了皱眉,看了看地上的婴孩儿,又看了看四周,半晌,她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咬了咬牙,把地上的娃娃抱了起来,回了家。张小河,便成了张二嫂的儿子。

  在张二嫂的悉心照顾下,张小河一 天天长大了,刚会走,便满屋乱撞,调皮得像只兔子。张二嫂看了又喜又忧,急地常在后面喊到“哎呀,跑慢点,别摔了!”时间溜地飞快,张小河已会跑,会跳了,可他现在却反而安静了,常常一个人坐在小河边发呆。

   一次张二嫂来到河边寻找张小河, 张小河见张二嫂来了,突然睁大眼睛严肃地问"妈,为啥俺叫小河呢?难道我是从河里捡来的吗?张二嫂见张小河这张充满稚气的小脸蛋上竟会出现这般表情不由大笑起来,边笑边说  “是呀!你可不就是我从河边捡来的小野猫吗!”“那我如果是从海边被捡回来的我是不是就叫张小海了呢?”张二嫂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说到“不一定,说不定你叫张小猪呢,哈哈哈。”“哼,我才不要叫张小猪!”两人嬉笑着和着小河漾起的水花声开心地回了家。

  时间让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泥泞小路全都成了笔直的油柏马路,而家家户户也都翻修了新房,村里好一幅气派的景象,而在小河也迎来了它的新邻居——一座口吐黑烟的化工厂。它压在小河头顶上,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工作。

  小河里的水越来越黑,  工厂的生意却做得越来越火。而工厂的的老板更是赚得“满嘴流油”,体型也越来越臃肿了,远远看过去仿佛是一个滚动的球。

  这时的张小河也已成了“张大河”,为让家乡,变得更美好,他放弃了城里优良的工作条件,毅然选择了回乡创业。

  当他又一次踏上了通往小河的那条熟悉的路时,还未走近,传入耳朵的却已不再是那清脆拍打的银铃般的浪花声而是陌生的,沉问,烦躁的砰砰声。张小河被眼着的小河惊呆了,像墨汁一样乌黑的,散发着恶臭的小河胡乱地冲撞在河道里 。他慌了,急忙询问张二嫂,而这位年迈的老妇人只能无奈地望了望不远处还再口吐黑雾的化工场。 

  张小间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漏,他按压着心里的 怒火, 来到了乌烟瘴气的工厂,只是一个油头满面,体肥腰圆的“地中海”靠座在那比他还高出一大截的牛皮大椅上,吸着大烟,满口黄牙地对着他笑。

 “哟,是我们村里的高才生呀!怎么有幸让你大驾光临呢?”“请马上把工厂关闭了!”张小河瞪着“地中海”一字一句地说到  ,“你说什么?”“我说,把工厂关了!”“呵,哈哈哈,张小河,你是不是出门脑子被撞糊涂了吧!让我关闭工厂?开什么玩笑!”“地中海"拍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大笑,仿佛这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大的笑活,“我再说最后一遍 , 把工厂关了!"张小河狠狠地盯着“地中海”一字一句地吼道,“地中海”咧着嘴,嘲讽地望着张小河,“凭什么?你让我关,我就关啊?你以为你是谁呀。”“就凭你的工厂严重污染了环境!给村里的环境带来了极大的污染!行!你不关,  我让警察来关!” 张小河狠狠地摔门而去 。“ 行!你慢慢打电话,知不和道110怎么打?演我教你吗?哈哈哈……”"地中海”拍着桌子,看着走远了的张小河,哈哈大笑。

   “咦!这是怎么了 ? 怎么有警察来呢?”村民们你问我,我问你,叭叽喳喳在工厂门口挤成一团,这时从工场中出来几个人,最前的便是地中海,这时的他早长没了前些天的气焰,灰头土脸地被警察押着上了警车,上车前还扫视了一眼人群,最后眼神死死地定在了人站在群边上的张小河脸上,狠狠地剜了一眼,悻悻地变上了车离开了村庄。

    突然这个整天按扯着嘶哑的嗓门,吐着黑烟的工场一下子安静了,静得几乎感受不到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村子又恢复了往日而宁静,一切似乎从未发生一般。

    张小河扶着张二嫂,来到了这条装载着他整个童年的小河边,看着乌黑恶臭的河水静静地躺在河桌上,似乎已凝成了一块黑石,没有生机,没有希望。张小河哑哑地问着张二嫂小时候问过的问题,眼框渐渐红了,像是因夕阳的黄昏为染红了一般,张二嫂紧紧地握着儿子的手,眼里蓄满了心疼。

   又过了几十年,张小河也成了张老河。一天一个活泼机灵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拉着一位瞒跚的老人来到河边。  小女孩好奇地问“爷爷,为什么我们要到这里呀?”“乖妞妞,看见眼前的这条小河了吗,在妞妞出生前它可是又黑又脏呢,不过现在它又和最开始  样清徹了,你知道这是为什嘛?”“嗯……一定是妞妞出现了,小河就变干净了!”“哈哈哈,对,因为妞妞是一个小天使,所以小河被妞妞变干净了,所以妞妞一定要好好保护这它哦!”“嗯一好!”看着孙女纯真无邪的笑脸,张小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他问张二嫂时的场景。

  几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条小河做了一个梦,可当梦醒后它还是依然与最开始一样纯净,没有一点污染,而张小河的故事却已融入了它的身体,成了它与这个男孩的美好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