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初中组 0 刘静怡 李建新 江苏
时间:2021-08-27 点击量:1681 推荐量:0 评论数:
				

推开窗,阳光正好

推开窗,阳光正好 望着他离去时的背影,只觉久违的情感在此凝聚。脑海依旧浮现着刚才的一幕,如一束阳光泻入心湖,令人顿生温暖…… 那是一个昏昏沉沉的阴雨天,我只身站在公交站牌下,撑着伞。薄薄的雨雾中,我不断张望,迎面走来一个老大爷。他背着沉甸甸的麻布袋子,微躬着腰,身形佝偻,衣衫褴褛。我出于本能地躲开——因为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异味。 公交车终于在我的极目远望中徐徐驶来,我飞快地跑上公交车,刷了卡,然后坐在后排一个靠窗的位置。天刚刚放晴,四周气压极低,空气潮湿,唯独这空调的凉风能给我带来些许舒心。我朝窗外看去,又看见那个老头,他漫无目的地闲逛,时而蹲下身来捡起一个空塑料瓶,然后满心欢喜地塞进背后的麻袋里。 这时,一个女人牵着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走上了公交车。小男孩坐在我旁边,晃着他的小脑袋左顾右盼,雪白的肌肤露出淡淡的红晕。他忽然开口了:“姐姐,能帮我开一下窗户嘛?”我转过头来看着他。他大大的眼睛如湖水一般澄澈,好像盛满了星星,一米阳光射进他的眼窝,搅起满湖碎金。“啊,开窗吗?”我听见自己对他说。雨后初晴的夏日,开窗户是让热气和我的面庞来一个亲密接触吗?想到热气与凉气在空中交织,稠密的汗珠就要从额头上滚落,我摇了摇头。 他摇了摇手里的空矿泉水瓶,示意我往窗外看:“姐姐,把窗户打开吧。”我赶快把窗户移开。少了厚厚一层玻璃的阻碍,阳光直接照射进车里。“帮我递给老爷爷好吗?“好。”我轻轻地接过他手里的瓶子,将手伸出窗外,“爷爷,给你一个瓶子。”他皱巴巴的脸突然多了一抹笑,和蔼地看着我。刹那间,心中冉冉升起一种难言的情绪,像是坠落的枯叶蝶,又像是烈阳突然被云层遮住。突然想起了余秀华,她说“不要唏嘘,花还在开”,她还说“一朵花开够了就凋谢/但是我不能/——衰老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啊”。虽然开着窗,却没有我幻想之中的酷热,我看见窗外的阳光明媚,我看见老爷爷憨厚的笑容,阳光打在他刻满岁月痕迹的脸庞上,阳光正好…… 公交车发动了。男孩朝我会心一笑,脸上荡漾起安适和纯真的美好。阳光透过窗,照在他脸上,映射出一眸春水。是啊,就在正好的一窗子阳光中,我细细品味那份无言却纯真美好的感情,殊不知心已濡湿。我由衷地感叹着,心中已是万马奔腾,不为别的,只因那份真善美。他虽没惊天动地之力,却在心悸之余令我为之动容。 到站了,小男孩蹦蹦跳跳地牵着母亲的手离开。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久违的笑在我脸上舒展开。我知道,心中封冻的种子,已经在阳光中重新生根发芽。 我们曾满世界地寻找阳光,殊不知阳光就在我们身旁。我明白:善良也是可以无言的。我推开窗的时候,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