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赛区 ×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登录/注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0 陆洋 江苏
时间:2021-08-27 点击量:1322 推荐量:0 评论数:
				

梦想是永远的光亮

战争类书籍是哈代的最爱了。在他的心中,军旅生活是青春与热血的完美融合。但现实中,他只是村庄里一个普通的孩子。村子里的人都嘲笑他做事落后,笑他身材矮小,美好未来只是书里的畅想。 “很快,我就能长大,成为一个英勇的士兵。”哈代永远都是这么安慰自己,却又觉得牵强。 清凉夏夜,卧在稻草堆的哈代又陷入于书中那个虚幻而又精彩的军旅世界。 不知不觉,一只蝴蝶趴在了哈代的背上,月光洒在空旷寂静的麦田。借着月光的清辉,哈代看见了,那是一只纯白的蝴蝶,正整理着它的触手,它有着巨大的翅膀,比哈代所有见过的蝴蝶都要大得多。它似乎也在观察着哈代,甚至,它像是眨了下眼睛,那对巨大的复眼竟然包含情绪,哈代想赶她走,可手却止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而神奇的蝴蝶,像场神迹。生怕惊动到她,哈代像是一尊凝固的雕像,安静到呼吸心跳都无比分明,他清晰地听见草地里传来的不知名虫儿的低语。 忽然背上传来微微的痒,带着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挣扎着出来,撕裂他的肌肤。 哈代还是哈代,可此时他的背上却多出来,一双巨大的翅膀,纯白,微微带着颤动,不知所措的样子。哈代脑海中闪过无数神话中的镜头,他想尝试着让它动一下,刚刚闪起这个念头,翅膀就忽的一下带着他飞了起来。像浮游天际的王者,所有的月光向着它聚拢,接引着星辰光辉,飞向书中那个理想的王国。 在那个书中的世界,上等兵哈代是连队中最勇敢与深情的人,嘴角总是扬起微笑。 哈代行走在塑胶场地上,好奇的打量这令他魂牵梦绕的世界。 但,才刚刚以上帝视角俯瞰理想的军队营地,翅膀便带着哈代越飞越高。连队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方块,里面夹杂几点绿色,整个营区,机关楼,训练场,加油站,物资仓库,都渐渐成了一块模糊的五色盘。这时远处突来传来一声惊叫: “上等兵哈代,你!” 下士唐克---书中哈代的挚友,这时正杵在楼梯口那纳凉,望着哈代飞过营地。 一阵强光与刺耳鸣声打破里哈代的思绪,他突然发现自己正身着破旧的迷彩衣,在这里发生的记忆一一在脑海里浮现。他掐了掐自己, “好痛,这是真的!”哈代惊奇地叫喊着。 “这就是我生活两年的地方吗?”哈代想。他已经听不到唐克的惊呼,也听不到连长的气急败坏。尖锐刺耳的哨音也与哈代没了一点关系。 哈代漫无目的地飞着,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可他的翅膀为他做了选择,似乎比哈代更加懂得他自己。风在哈代的耳边发出啸音,地面的颜色不断变化,模糊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翅膀带着哈代来到了一座学校。在学校边上一个灯光昏暗的小巷,哈代怔怔地停住,从黑暗的阴影里走出。早早开张的早餐店门口老板娘疑惑地看着这个奇怪的人,哈代有些紧张的摸向自己的背部,天已经微微地发出亮光,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摸到,翅膀消失了。哈代,你是不是在做梦?他给了自己一巴掌,觉得火辣辣的疼。 梦境戛然而止,哈代醒来发现自己已回到床上,妈妈在厨房忙活着早餐。哈代翻开书包,小学的彩色绘画书本消失了,最喜爱的卡片也消失了,好像没有人记住他们曾经的存在。 哈代所看到的,只有高一的课本,一只白色的蝴蝶赫然伏在床头的书桌上,质感的纹路让人不会觉得像是一只工艺品,却不知怎的折断了半边翅膀。 哈代感到陌生,书中的世界维度加速了时间的流逝,加速了哈代的成长。但哈代喜欢长大,长大后就可以像成人一样,酷酷的,帅帅的。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学”哈代睡眼咪咪地重又回到床上。 蝴蝶的另一半翅膀再次摆动着,哈代再次进入书中。 这一次,哈代突然惊醒,在一张窄窄的木板材上,边上站着一个新兵,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哈代军士长你终于醒啦,你都不知道你睡了多久,连长还等着你去组织训练呢!” 哈代看见床头挂着一件军装,是军士长军衔。窗外的光刺痛了哈代的眼睛,他翻身而起,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哈代是个中年军人,军士长是在部队十五年的老兵,他的手机里多出无数陌生的电话,甚至还有写着妻子儿子的号码。他明明该一无所知,却自然而然的得到了所有信息。但是他回想起应该过去的十五年,他的所有过去和经历,什么时候留队,什么时候结婚,生子,哈代头疼欲裂, 望着镜子里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哈代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或者说,现在不像自己以为的现在。哈代口袋里还留着几封证明,然而他现在觉得这些东西并不需要。哈代突然无比沮丧,他想回家,想到了爸爸妈妈,想到浸湿了想念的床。 “连长,哈代军士长怎么办?” “他也许是疯了,成天念叨着什么翅膀,什么故乡的。” 有人看见哈代在禁闭室里折了一只又一只地白蝴蝶,放在他的背上。 哈代静静看着窗外,浑浊的玻璃带着一些反光,他看见自己,觉得那又不是自己。他不知道自己的梦境何时结束,每一帧都真实得令人发慌。 他沉沉睡去,又在一个午后醒来,阳光灿烂,他躺在金色的麦田里,微醺的风,柔软的光,他发出咯咯的笑声,不远的路上一个老人指着田里的哈代讲着,他叫哈代,是村里最快乐的孩子。 “你这野孩子,还不快去上学!”妈妈一边催促着,一边给哈代系上红领巾。 哈代放下了手中的纸蝴蝶。 “再见,蝴蝶”哈代默默地说着,慢慢地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