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中心

新闻中心

   列表页面广告.jpg


生命是一条永不枯竭的河

时间:2017-11-04 15:41:56 回复:0 点击量:1358 推荐:0

组别: 高中组 班级: 四川-成都-成华区-四川省成都市石室中学一班
姓名: 张子棋 指导老师: 邓彦玲
赛区: 四川    

闲暇时,我跑去看水。

看蜿蜒河岸中脉脉流淌的溪流,尽管不如大海大河般涌动,仍然在岁月的坚守中滋养四周万物。我捡起岸旁零散的石子,略带漫不经心地扔进溪中。原本从容平缓的水面有了波澜,溅起点点水花。

平常时平常的流动,狂风席卷时翻起进击额浪花,即使遇到岩石挡路、烈日曝晒也毫不气馁,仍然从容不迫的涌流。岁月流逝中它静静坚守,因为每一滴水每一簇浪花都是生命,即使个体的水滴终将蒸发,整体的河流却不会就此消失。

它永远不会枯竭。

 

我过生日那天,母亲带给我一件礼物。尽管那时我还在学校,但仿佛命中注定似的,晚自习结束后的那天晚上我在与父亲通话时得知了这个消息。

当我询问时,电话那端的父亲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略带轻松地给出了答案。

“今天下午出生了。”父亲是这么说的。

是什么出生了呢?那个人、她,那个与我有着同一天生日的人,拥有和我世界上最亲密的血缘关系。在词典的定义里,她是我的妹妹。然后我和室友讨论了一个晚上,给她取了个名字。

周五放学后,我提着笨重的行李箱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站了整整两个小时,腿酸脚麻。但是没关系,即使那天很冷,天空中没有一颗星子,我还是到家了——我看到她了。

她躺在被铺满柔软被褥的床上,又小又嫩,我觉得仅仅用一只手都能将她握住。她闭着眼睛安详地沉睡在梦乡,脸上的皮肤皱巴巴的,还泛着新生儿的青黄色,嘴唇狭长而肥厚。房间里开着暖气,一身冷汗的我站在里面颇有些不自在,那种粘稠的甜蜜的氛围令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赶忙出了房间,走时不忘轻声将门带上。

总的来说,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十分美好。我长途劳顿身心疲惫,而她刚刚出炉匆匆忙忙来到世界,还没有时间去拥有‘可爱’的特质。

 

我其实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突兀地有了一种仓皇的感觉。那是2013年的开端,人们还沉浸在上一个年度末尾之时「世界末日预言」的恐慌,这种恐慌我当时并未察觉半分,却在预言被打破后在某天夜里看书时后知后觉。

我当时在看的那本书,名字叫做「挪威的森林」,是一本十分出名的著作。里面的情节我现在记不大清楚,唯一清晰记得地只有一句话「死并未生的对立面,死就潜伏在生中」。那句话直到今天我才半懂不懂,但那个时候却让我突兀地烦躁起来。那天晚上,是一个绵绵的雨夜。

我失眠了。

半夜躺在床上,脑海里闪过一帧又一帧模糊的画面。我想起了以往在新闻上看到的一件又一件事例。跳楼、割腕、煤气自杀……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人,选取了这种常见的方法,草率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不疼吗?不后悔吗?

我几乎是难以自抑地害怕。我怕无常的灾难有一天降临在我身上。或许是哪天随意走在大街上,或许是夜晚独自出门买零食……或许一秒钟里有那么一瞬,我将离开这个世界。生命如同铁一般的秩序,随时能赋予你,随时能剥夺你。

 

等到妹妹渐渐长开了之后,我才会在看到她时会心一笑。无他,她已经有了婴幼儿共有的可爱。她原本青黄的皮肤逐渐白皙起来,被奶水滋润过的身体泛着健康的色泽,大大的头颅上慢慢生长出绒毛。她习惯半夜醒来用猛然拔高声线的嚎哭彰显自己的存在,也偏爱于在你沉浸于肥皂剧时用软糯的笑容吸引你的视线。

我更喜欢在双手冰凉时将她抱住,任由天性爱玩的她将我的一根手指紧紧握住,然后乱无章法的挥动,疲倦时会轻轻松开,但是很快又会再度紧握。她小小的身体仿佛一个大大的热炉,暖暖的温度瞬时间传遍全身。

初春的午后多美好啊,阳光暖洋洋的。我反握住她的一根小拇指,轻轻地晃动。有风微微吹过,我将整只手都贴在她婴儿肥的脸上,她回我一个咯咯的笑容。那一刹那好像心上的烟花炸开了。就好像河水倒流,闪闪烁烁的冰晶布满整张深蓝色的丝绒,春风带来所有的生命,两岸的草芽从土壤里钻出,有含羞的花骨朵在枝头微笑。那一刻春回大地,说不出的温柔缱眷。

我渐渐老去时她将会慢慢长大,我赋予她的姓名,她会永远使用并且被她的下一代所熟知。

她是生命的延续。

 

也许我妹妹出生的时候,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在死去。但是世界不是永远都只有逆流,永远有一个时间永远有一个刹那,新的希望会出现,新的生命会延续。

一个个体的生命可以轻而易举地死去,但是总会有新的生命注入河流。

永远不会枯竭。

 

验 证 码:  
  用户评论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