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
北京          天津同学少年          天津中学生          河北          山东中学生报          山东中学时代          上海          安徽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河南          黑龙江          湖北          湖南          江西          吉林          辽宁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香港          澳门          山西          重庆         
联系组委会:010-810581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河歌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北京-北京市-海淀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一(18)班 侯翰飞 廖昌燕 北京


组别:高中                        题号:4

赛区:北京                        姓名:侯翰飞

学校: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班级:高一(18)班

指导教师:廖昌燕

联系电话:13501059632

 

河歌

水根的家乡,是茫茫大漠中某处绿洲上的一个小村落,远远看去,仿佛是黄色背景板上的一块碧绿的宝石,碧得鲜艳,绿得欲滴。

绿洲村之所以傲然绿于荒漠,是因为贯穿村落的一条河,宛如穿起宝石的闪亮的项链。它从不知名处来,到不知名处去,途中经过绿洲村,浸润着这里的土壤,滋润着这里的草木,也养育着这里的人们。

人们从河中挑水,在河中洗衣。人们在河边谈笑,回忆着往年丰收的美好,期待着今年秋季的收成。每当这时,河聆听着人们的愿景,便沿着沟渠涌向那寄托着希望的无垠绿田,让一个个梦想实现,让一张张面庞洋溢着欣喜。

小时候,水根最喜欢在晚上坐在河边发呆。在他懵懂的心灵中,一条会唱歌的河,无疑充满了神奇的隐秘。在静谧的夜晚,当河水“哗哗”地奔向远方,清脆悦耳的歌声在天地间回响,融化了玩耍一天的疲惫,留下盈满的欢乐幸福。于是,水根轻声跟唱起来,唱着自己最喜爱的歌谣,与河水一起歌唱着无忧无虑的童年。

但水根终究长大了。离村求学,他见识到外面的世界,认识到故乡的闭塞落后。渐渐地,他懂得了什么叫做“金钱”“利益”,却将河边的童年抛诸脑后。他与绿洲村断绝了联系,村里的父老乡亲常谈起他的聪明优秀,却不知他身在何方。

忽然有一天,水根回来了,随他而来的还有嗡嗡轰鸣的机器和大批操着外地口音的专家。村民们好几天才弄明白,原来当地土壤中蕴含的丰富化学元素具有巨大的开发价值,水根,是回来开办化工厂了。

工厂为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带来了络绎的汽车,带来了闻所未闻的电子设备,也带来了外面的世界。面对戴着手表打着电话的外地工人,世代务农为生的村民们,第一次为手中的锄头感到自惭形秽。于是,他们扔下了锄头,蜂拥到厂里打工。不久,几乎家家户户都整修了新房,装上了电视和电话,摆脱了年复一年纠缠他们的贫困。崭新的生活,使人们脸上时刻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而与此同时,当污水从臭气熏天的管道倾泻入河中,当新建的工厂冒出的浓烟笼罩天空,当工人将工业废料遍地倾倒,河渐渐失去了滋润万物的魔力。田地荒芜沙化,树木枯萎死亡,扬尘弥漫天空,绿洲已不复存在。紧接着,村民们接二连三染上了怪病。送走了贫困,却迎来了病魔,他们不明白到头来得到了什么。绝望之中,一户接着一户人家搬离村落到县城求医,“绿洲村”只剩下一座工厂和数十间废弃的民房,触目惊心地诉说着肮脏和凄凉。

每天晚上,水根躺在床上,都听见屋外日渐变窄的河在幽咽地低唱,夹杂着北风凄厉的呼啸,一曲哀歌响在他耳旁。水根总感到歌声中除了哀怨,还有着深深隐藏的秘语和无可倾诉的衷肠,但他不去理会,童年的河早已从他记忆中消失。终于有一天,河不再哀唱——河彻底死了,只剩下干涸的河床中板结的土块。

忽有一日,狂风大作,将漫漫黄沙卷上天空。

工厂脆弱的远程电力供应连带着通讯被怒号的北风切断了,生产陷入了停滞。思前想后,水根决定驱车横穿沙漠,前往县城求助。

汽车在昏天黑地的黄沙中飞驰,行至半途,眼前一座高耸的沙丘彻底堵住了前路。水根一咬牙,调转方向盘打算绕开沙丘。驶下公路,路旁堆积的流沙霎时间张开血盆大口将车轮吞没。水根猛踩油门而无济于事,恐惧撕扯着他的心。稍稍平静下来,水根意识到,除徒步走出荒漠外,他别无选择。

带上食物和水,水根上路了。他找到与公路并行、尚未被沙暴掩埋的河床,打算沿着河床走到下游去。死去的河,成了他的生命线。刚出发时,他精神饱满,健步如飞,但在烈日的炙烤下,他很快蔫萎了,拼命地灌着水。水飞快地减少,不久耗尽了。

到了第三天晚上,他干渴万分,喉咙中仿佛着火了一般。虚弱得再无力走出一步,他绝望地坐下了,等待着生命的结束。这时,一种微弱的声音传来,在水根听来无异于天籁——那,是流水的声音!

水根挣扎着爬向声音的源头,爬进了干涸的河床。抬眼看去,他震惊了:在一条土壤的裂缝中,赫然涌出一眼清泉!泉水歌唱着,那是一曲柔和的声乐,使他忆起童年时母亲的手拂过他脸庞时的感觉。于是,痛饮着生命的甘露,他渐渐唤回了童年的记忆。

那一夜,他哭着,想了很多。他想起小时候时因贪玩挨骂,河为他唱着轻快的乐曲,抚慰着他的心;他想起乡亲们抱过他,称赞过他,在他杳无音信时挂念过他,他却害他们疾病缠身;他想起宿舍外河水的呜咽低吟,那吟唱的,何尝不是他受到黑暗和丑恶践踏的善良!不由地,他又一次唱起儿时在河边唱的歌谣,他惊讶地意识到,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这支歌,只不过将这支歌与河、与绿洲村一起埋藏在心里,随着生活中种种琐事堆积其上,逐渐成为他心底最深的隐秘。他曾暗下决心不再将它们忆起,但今晚,它们一起涌现在脑海中,控诉着他待它们的不公,劝说着他返璞归真……

三天后,县城远郊的居民发现了一位衣衫褴褛的旅行者。他双脚早已磨破,浑身沙土,而在他脸上,却分明有两道泪痕……

不久,人们听说当地的化工大亨谢水根先生变卖了一半的家产,买进千万棵树苗,在沙漠中一座废弃的工厂附近营造防护林。人们笑着摇头,不理解素来被戏称为“周扒皮”的水根为何突然注重起生态建设。是为了博个好名声,还是为了得到政府的赞赏?真正的原因,他们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但他们知道的是,在他们的身边,真的发生了荒漠变绿林的奇迹。脆弱的树苗,竟在恶劣的条件下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这也引来了各种生灵。鸟儿在枝头叽喳说笑,松鼠在树洞中钻进钻出,而在那密林深处,一道曾经干涸的河床重新流淌着河水,那河水一面奔流,一面吟唱着一首温柔婉转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