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
北京          天津同学少年          天津中学生          河北          山东中学生报          山东中学时代          上海          安徽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河南          黑龙江          湖北          湖南          江西          吉林          辽宁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香港          澳门          山西          重庆         
联系组委会:010-810583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感恩的花,开在成长的路上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初中组 辽宁-沈阳-于洪区-辽宁省实验中学北校区2001 兴子瑜 王琎 辽宁


感恩的花,开在成长的路上

 

辽宁省实验中学北校2001 兴子瑜

        在我们成长的路上,离不开父母的培养,更离不开老师的精心培育,还有同学们的朝夕相伴。随着我逐渐长大,感恩的花也不断在我心中怒放。

        儿时,由于母亲高度近视,我的指甲都是父亲给我修剪,而父亲经常早出晚归,有时一天都见不到他人影,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我父亲?假如他不是,那剪到我的肉怎么办?一这样想,我也就不愿让他剪。所以每次剪指甲时,我都仔细盯着我的手指头,生怕“这个人”“暗算”我。

        大约小学三年级时,我已经不再怀疑他是不是我父亲,可在某些事上,我的内心与他还处于敌对状态。就剪指甲来说,虽然我已经学会自己剪了,但还没有父亲剪得好。于是,每次他主动提出给我剪指甲时,我虽不拒绝他,但也提防着。 等到我再长大一点时,我才发现这是没必要的。

那次父亲周末没加班,看到我长了的指甲,就拿起指甲刀,让我过去。我坐到他身边,不客气地把手摊在父亲的腿上,并惬意地靠着沙发,半眯的眼睛瞟着指甲。盯的时间长了,也有些累了,我渐渐闭上了眼睛,香甜地睡着了。正在梦中漫游的我,突然被一声尖叫惊醒。我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伴随着手的疼痛,发现指甲出血了。我迅速收回手,站起身,瞪着父亲的脸。刚想斥责他,可是,我愣住了——父亲鬓角上那一撮白发,如同几根刺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上。我忽然想到:“父亲已是知天命的年龄,若不是染发,早已花白大半。这不是为了这个家早出晚归而劳累的吗?眼花也是正常现象了,还能给我剪指甲,已是不易,何谈剪得如何?” 见母亲责怪父亲,我主动劝母亲消消气,说一点不疼,没事的。随后,父亲想为我包扎,我拉着父亲满是疮痍的手说:“别了,您歇着,我自己来!”我踉踉跄跄地走到医务箱前,转眼间泪如雨下,无时不刻为我付出的父亲竟在过去遭到我的白眼。想到这些,真是疼在手上,酸在心里!

        在成长的路上,我逐渐明白谁也不是亏欠我的,有义务为我服务的。不仅是父母,任何一个给予我帮助的人我都应该感恩。感恩的花,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盛开、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