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
北京          天津同学少年          天津中学生          河北          山东中学生报          山东中学时代          上海          安徽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河南          黑龙江          湖北          湖南          江西          吉林          辽宁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香港          澳门          山西          重庆         
联系组委会:010-810583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浅谈文明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高中组 北京-北京市-朝阳区-北京市第八十中学高一二班 尹梦涵 晁凌云 北京


陆陆续续的收到网购的书籍,给贫瘠的惨白的书架以必然的慰藉,巨大的书脊烫金字符并上色泽艳丽的封面同时烙满我的卧室。一种诡异的胭脂体味,热辣辣的烫过安逸到迷惘的冬日午后,叫人在神圣与庸俗的夹缝里不断匍匐。

又看到手机屏幕微光里的作文题目,文明,文明,文明。

“什么是文明?”

我怔怔的望着纹理繁复的封面,我仿佛也成为熙攘书架上的薄薄一册,在逼仄的空间里饱受着持续性的焦灼。

无疑,作为较高发展状态的社会中的一个分子,作为此时此刻以特殊的文字排列来表达所思所想的社群生物,作为有能力调动脑海中以图像化记忆浓缩知识结构的智能物种,我们时刻受到着“文明”的熏陶和浸染。

宏观的“文明”直接导向着我们微元化的“文明”,给时光以生命,给岁月以文明。在饱经落后愚昧战火和死亡后,我们终究以凤凰涅槃的姿态推进千年文明,使每一个个体拥有极大物质丰富与精神创造的可能性,绝非一苇杭之,但最终雨打归舟。

文明的载体是文字。当古老的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流域的苏美尔人第一次用芦苇杆在泥板上描绘,人类终于找到了保留语言和记忆的方式。在这之后,最原生态的时代“文字”,让我们更客观的还原了当时的时代面貌,取得了历史前后贯通的线索,超越庸常的五尺之躯,得以窥见时空穿越的一隅。

于是乌鲁克里早期城市居民的荣耀可以在《吉尔伽美什》中获得一席之地,墨涅拉奥斯在《荷马史诗》中披荆斩棘,带我们看到海洋文学的滥觞,《史记》揭开了长达三千年历史的朦胧面纱,“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由贺拉斯“寓教于乐”等代表的实用说中阐述了万物自有规律的论点。由于人类的本性、时空的运行、社会的发展、自然的规则,种种历史上的重合和相似,使我们捕获历史的规律。历史是创造性和规律性的统一,我们通过文字去纵览历史,丰富自己的知识体系,也就有了文明的价值和延续。

文明的根基是社会契约精神。原始个人主义假说认为,人类在由动物产生演变成人类意识开始时一个独立的个体意识,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自我意识或独立人格。那么当他遇到另一个具有独立人格意识的人之后才产生了人类关系。当他们共同意识到协作可以提高劳动效率,提高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等优越性的时候,便自愿的组成了共同生活的群体,这个群体就是早期的原始人类社会。

而妥协是在社会的推进中产生的。我们有理由相信,最初的妥协是在竞争无果的情况下达成的,直至演变成无需斗争的共识。这种达成的共识,后来被称为公共契约。

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契约有效性的前提就是共同遵守。它的表现形式可以是道德,可以是法律,也可以是共同价值观。在启蒙运动以后很多西方的学者,对原始个人主义假说进行了更加的完善的现代化解读,形成了构建西方现代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他们坚信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人格,本质上都是寻求自我利益最大化,这就是所谓的个体自由。同时他们也为这种自由在社会中的共同实现,找到了一种的成本路径,这个路径就是社会契约。那么遵守,这个契约捍卫这个契约的人类品质就被称为社会契约精神。

文明的结晶是艺术。从孔夫子闻韶乐而“三月不知肉味”的沉醉忘我,到秦国善歌者秦青为学生送行时的“扶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从韩娥鬻歌假食的“余音绕粱棚,三日不绝”,到张僧繇画龙点睛、神龙破壁而飞的神奇传说,都不难窥豹一斑。而从西班牙阿尔塔米拉洞穴中琳琅满目的原始壁画,到青海大通孙家寨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生气勃勃的舞蹈纹彩陶盆等等,这形形色色、丰富多采的艺术始终表现并深化、凝结着人类的情感、经验和感觉世界。

“生命力受压抑而生的苦闷懊恼乃是文艺的根柢,而其表现法乃是广义的象征主义。”当文明被象征进艺术,就拥有了在不同时代不同空间不同阶级的共鸣。它可以借用柏格森的“生命力”冲动,使人类获得为改造社会、改造人生而战斗的主观热忱,文明的结晶形成了文明的广泛激励机制。

文明的灵魂是哲学。苏格拉底告诉我们,哲学就是爱智慧,而智慧从某种意义来说正是人们产生文明的先决条件。哲学的定义是艰难的,而我倾向于把它思考为一种“尽人之能,解决各种终极问题”的学科。

哲学是在不确定性中追寻“某种”确定性,我认为这便是哲学的魅力所在,你进去某个哲学家的思想,你便看到了这个世界的一种确定性,你相信他跟随他怀疑他再走出他,进入到下一个确定性中,直到,你能建立自己的信仰,剔除不必要的价值观,在其中,才能“诗意地栖居”于这个世界。

因为无法确定,所以文明永远有不断的可能性,以此有无尽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最原始最朴素的自然哲学期,人们也只一味地追问“存在的本原”或“万物的动因”,这一问就问到了“物的后面”或“思的深处”,结果马上引出了毕达哥拉斯要用抽象化的数来诠释世界,欧几里德要用逻辑化的形来推导世界,文明就这样一步一步发展了,科学也在其中孕育了。

在这样的思考里,文明的定义早已超越一切理论所能禁锢的藩篱。对“人”的解放的追求,对和谐与进步的渴盼,才是文明漫长存在过程中自然而然衍生的理性论断。

于是在这个慵懒到昏沉的午后,我不记得我脑海中浮光掠影的种种,只是目光无意识的扫过书架上的书名,不断的,不断的看到人类的文明。

文明是什么?

“文明是对人最高的文化归类,是人们文化认同的最广范围。”书架上《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