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频道

×
北京          天津同学少年          天津中学生          河北          山东中学生报          山东中学时代          上海          安徽          江苏          浙江          广东          福建          河南          黑龙江          湖北          湖南          江西          吉林          辽宁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香港          澳门          山西          重庆         
联系组委会:010-81058352 联系网站:028-86115461
 zwdsgw@163.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咨询!

《曾有风筝寄相思》

组别 班级 姓名 指导老师 赛区
初中组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成都石室双楠实验学校八年级二班 范颖焓 夏文蓉 四川


曾有龙筝寄相思

  
     又是一年仲春时,和风微雨,淡烟疏柳。望向窗外孩童们放风筝的身影,那在空中飘扬的风筝,又带着我的思绪飘向了往昔。

儿时的大院里,总是有个奇怪的老爷爷。整天不是在做龙风筝,就是在某棵老树下叠他的龙纸钱。他总是把稀稀疏疏苍凉的白色鬓发一股脑的耷拉在脑袋后面,。一年四季总是穿着那件青布衣,口袋里总是放着一叠小钱,本就有老花眼,还是因为长期用眼带着一副老花镜。曾经有人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只淡淡地说:“姓龙。”

每到春分那天,他便会叫来院子里所有的小孩子来到他的房,帮他做一个大大的龙风筝。我们一进他的筝房,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风筝整齐地挂在一面面木香的大墙上,但每次最令人瞩目的还是他的龙风筝。只见她一脚踩在凳子上,一脚蹬着地,眼睛有些发狂地盯着手里锯着的木头,脚下已经一堆了小山似的木屑。

他见我们来了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说:“你们来了,正好,快,快去糊纸。”于是我们几个小朋友便坐在小板凳上巴巴地等着锅中的浆糊烧开,烧开后便把纸糊起来,爷爷一向不用胶水,他说:“胶水不是中国传统的工艺,要用自己烧的浆糊来糊,别有一番古典的气韵。”当时小小的我们听不懂这些深刻的话,但在往后的时日里便十分能理解爷爷的话了。

待纸糊好后,我们的任务就只有漆风筝了,所以大家都在一旁看着老爷爷继续卖力的干活,他把糊的好的纸小心翼翼地贴在木架上,用结实的线绳紧紧栓住,有时觉得一个不够,还得再打第二个结,直到固定了,才满意的对着自己的风筝左看右看。眼底有一丝疲惫,但更多的是喜悦与自豪。接着,我们便开始漆风筝。不一会儿,那龙风筝在我们的手中完成了。凌厉如鹰爪,神气昂扬的头,飘逸灵动的长须,无一不宣告着龙风筝的气派威风。但是最精华的部分还是龙爷爷亲手点下的双睛,古朴深邃,悠远绵长,一个眼神摄人心魄,仿佛扑面而来的就是千百年前的真龙威风。

风筝完成后,一群小孩儿们纷纷作鸟兽散,而我却愣在原地,目光久久地停在那剩下的材料上,爷爷转过头,劳累的神色缓和几分,挥了挥手说:“罢了,剩下的你自己拿去糊个小的吧!”我瞬间便笑开了:“谢谢爷爷,谢谢爷爷!”爷爷也淡淡笑了笑,眉头舒展开来。

他还在端详着他的龙风筝时,我便在一旁鼓捣那些剩下的材料。小小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我在绑龙骨时老是系不上结实的绳结,我抬起头,眼神真诚而又恳切地望着龙爷爷。龙爷爷看了看我,低下头来,皱起眉头,撅了撅嘴:“小孩子就是麻烦……”正在我不知所措,低着头玩手时,龙爷爷却一把把我抱在他的腿上,小心翼翼地拿起我糊的小风筝,皱了皱眉:“那你看你做的是什么东西……” 语气虽是那样的嫌弃,但手上帮我糊风筝的动作可从来没停过。

我凝视着龙爷爷沧桑的、饱经风霜的侧脸,情不自禁地抹了一把浆糊在他黝黑的脸颊上。“咯咯咯……”我开心地笑了起来,龙爷爷瞪大了浑浊的老眼:“你这坏丫头!”“哈哈哈哈哈龙爷爷的脸就像那戏台子上的角儿。”龙爷爷老脸一黑,又抹了把浆糊在我脸上:“我让你笑!”我却笑得更欢了,嘴角仿佛都咧到了后脑勺似的:“龙爷爷怎么这么幼稚啊?”龙爷爷也笑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龙爷爷笑得那么开心。夕阳斜斜地照进筝房,一老一小和谐的画面定格成我记忆中最绚丽的风景。     从那以后,我便常常缠着龙爷爷玩。院里的小孩都拿我当异类,因为他们觉得龙爷爷性情古怪冷漠,还害他们春分那天不能去城里的电影院看新出的外国大片,反而被这烦人的龙爷爷困在一方小院里糊那老旧的风筝。可没办法,院子里,大人们都不知为何,十分敬重这位爱做风筝的老人,所以他们不得不去。而我却因为那天,和龙爷爷亲近了不少,我明白了,他并不是表面上那样冷漠。

然而让我更了解爷爷的事,又得从那年的清明说起。

每逢阴雨至,清明到,雾霭氤氲着河畔,似飞似翻地萦绕着。爷爷便会提前几个月每坐到那儿就掏出荷包里的一叠小钱开始折龙纸钱。到了清明的那一天,爷爷便会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冰冷的河边,眼睛混浊着,望着远处朗朗的青山。我觉得奇怪,就佝偻着背,小心地垫着脚尖,悄悄的坐到他的身旁。
  他像是对我说,但却又欲言又止,摇摇头轻轻喃道:“我不过当初把她放在这儿去锯木头给她做龙风筝。她准是想我,跑到河边上,用芦苇叶折了条小龙,这孩子傻,忘了水,鞋也不脱就跟着小龙跑了,这河的坎可陡了,她一个悬空……天娘嘞,我的小花那年才七岁……”爷爷说着说着,几滴老泪从浑浊发红的眼眶中流出,眼睛却直勾勾地望着平静的水面,仿佛要从水里看出一个可爱的小花来。 
   他摸摸索索从荷包里掏出一包龙纸钱。“小花在那边还要买糖吃呢。”他自言自语,把钱一一地放在水上,河上吹着小风,大大小小的钱排成一条长长的龙队,弯弯曲曲的朝着下游漂去。有时会偏芦苇杆挡住钱,我会去用树枝轻轻推开,让他们继续飘去。我坐在高高的岸上,认真地守卫着这条河,看着一张张纸钱飘过去,飘向远方……带着龙爷爷的思念寄向他远在天边的小花……

后来的后来,有人问那龙爷爷:“为什么春分要做大风筝?”他的表情一脸肃穆:“唉,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懂。春分的时候,要做一个大龙风筝,可以保佑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哩!清明给小花送钱过去啊,可神了,每次一放龙纸钱,当晚小花就给我托梦说收到龙带给她的钱了。你们说啊,这龙不仅博爱、心系天下苍生,还正直仁善,能把阳间的思念系到那阴间去,这龙多好啊!”
   现在的我早已离开儿时的小院,但龙爷爷的笑容,故事和他的精神依旧值得我铭记与怀念。 
   “龙筝一舞扬天福,龙纸小钱寄哀思。”窗外,碧空澈云,那舞动的龙风筝,寄着真龙精神的博爱仁善和龙爷爷的笑容与善良,永远在我心灵的上空飞腾着。